当前位置: 首页 / 精英访谈

儒商老杜—写在《澳洲汽车杂志》创刊十五年
分享到: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LinkedIn
儒商老杜写在《澳洲汽车杂志》创刊十五年

作者:邵青 《澳洲汽车杂志》

784 er

第784期杂志二维码

 

老杜,《澳洲汽车杂志》的创始人及社长,真名已不可考,曾用名杜闰清杜泰渔,现自称梦渔,除此之外可能还有我不知道的,总之不是很着调。老话说狡兔三窟,衍伸一下用在这里同样贴切。

之所以叫他老杜,一是因为我们这个年龄的北方人从小便听惯了大人间老张小李这样的称谓,用起来自然而亲切,还有就是出国年头越久就越看不惯国人乱装香蕉逼,碰见这样的我一般就想方设法挖出其中文名而后无情地予以拆穿揭露。顺便说一句,我们老杜的英文名是RICHARD,理查德。

此时的镜头暂时拉回到十五年前的ROCKDALE,当时上班每天都会在HARROW RD那个路口左转上FOREST RD,一辆遍布周身贴满花花绿绿车行LOGO贴纸由此直接导致面目全非的小铃木时常会从等红灯时我的眼前呼啸而过,当这样的情形出现数次之后,我便心生好奇想看个究竟,一并质疑此人驾车怎地如此不着调分分钟都是超速状态。几乎与此同时,这份杂志开始出现在大大小小那些悉尼华人区周末的清晨与午后。这便是邵青与《澳洲汽车杂志》及老杜结缘的开始。

回头再看自我大学毕业走上社会的这二十年光阴,有关所谓职场抑或美其名曰事业云云能够做足十年貌似也只有当初无心插柳给老杜写专栏这独此一遭,说来说去我这人做人做事真是随性而任性,非得我喜欢,否则管你是谁全扯淡。写专栏这事儿还不是一样?我喜欢车,喜欢耍笔杆子,从父母那儿偷得两分天赋,再加上自己三分小聪明,这还不是水到渠成吗?记得当年出国前,在我们部门就有“一支笔”的美誉,后来看看恐怕还真是这么回事哈?(LOL

现在越来越自恋,几乎忘了今天的主角是老杜,赶快把话题拉回来!1

很多读者朋友可能不知道,在我尚未开始铺天盖地砸下各种文字的时候,老杜曾经写过一个我觉得还真挺有意思的专栏,叫做“理查德环游世界”。如今拖家带口梅开二度连生俩大姑娘肯定是走不开了,早年间老杜可是醉心于旅游且是一个人走遍世界据其自称达到五十余国尽管我深表怀疑但从其游记不难看出此人的的确确狠狠地走遍了这越来越平庸的世界上的不少角落,无论马六甲的日落、大溪地的清晨,抑或泰姬陵和吴哥窟被无数岁月写下的那些痕迹。。。林林总总总之不少,以至于时至今日我仍常戏称其为当代徐霞客,基本上你能想得到的想去的地方尽管问老杜,十之八九他都如数家珍且是货真价实的猛料。老杜这点不错,基本能做到有一说一实事求是不忽悠不吹牛,在华商之中实属罕见,这也是我愿意与之合作的一个原因。

 

 

这里不妨透露一下,老杜跟我说过不止一次他下一个梦想中的目的地是智利复活节岛,说是想和那些静静伫立走过无数岁月的石像一起坐一会儿顺道思考下这几十年行色匆匆间走过的经历的着调的不着调的鸡零狗碎。我跟他说这也曾经是我梦寐以求想去的地方可现在不想了,所以还是老杜你懂得坚持用如今时髦的口水流行语说叫不忘初心。可说归说,这个愿望已是老生常谈,但始终未见成行——年纪一年年大了,又是孩子又是家眷,还有杂志没完没了一摊事,这就是如你如我平凡人等琐碎的日子吧?不管怎样,但愿老杜尽快了却此愿。相识多年,听他反复提及的事情不多,包括生意在内,但复活节岛是我立时能够想起的。richardcartoon

之所以称其为儒商,一是因为老杜毕业于天津大学,尽管好事多磨蹲了一班(多年后的今天仍自称为“学渣”)但最终总算姗姗来迟正果修成耗时五年才勉强毕了业(具体专业是工程热物理,听着就不是很着调,据说挂科率极高)。要知道八十年代一纸大学文凭在社会上可还是颇为金贵的稀罕物事,其实这还是其次,早年间出国藏龙卧虎的各色能人多了,天大的出处倒也未必有多光鲜,关键是此人经商近三十年,举手投足为人处世并无太多太明显的铜臭与浮夸。用不着像我跟他这样动辄十年往上的相交,只要一盏茶一餐饭的功夫,你就会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老杜身上或多或少依稀尚存的那种八十年代大学生特有的书卷气以及说实话已经所剩无几但偶尔仍会稍纵即逝的旧式知识分子情怀。这是我非常看重或者说喜欢的一种特质,不知道是因为我一向酷爱怀旧还是因为自己本就是读书人出身,总之这种别人学不得装不出当然也买不到的气质层面的含金量是老杜一大与众不同之处,特别是相较于擦肩而过的无数澳洲也好内地也罢之各色华商,至少在我看来,老杜是特别的。

老杜这本杂志创刊十五年一路走到今(523日),曾经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曾经的坚持与放弃间的一念之差、曾经的徘徊彷徨与最终走下来的勇气。。。第一个读者房东老李、签下的第一家车行客户(这家车行在悉尼沧海桑田的巨变中早已不复存在)、收到的第一张支票。。。更名、改版、扩版、从黑白到全彩页、从杂志到网站到脸书再到后来的微信、从汪洋中的孤舟一叶到与多家华文媒体的全方位广泛合作。。。每每说起这许多年蹒跚走过的风雨兼程,老杜总是嘿嘿一笑,一副俱往矣的淡然与释然,然后便继续低头发微信(无法想象从前没微信的日子里这家伙是怎么过的?)QQ图片20180524102417

我这人一向清高惯了,记得上学时老师就总这么评价我。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当然这种个人性格上与生俱来的特点在与处于社会属性上的种种产生交集之时便不可避免地时不时发生矛盾冲突。但我从不管这套,在任何层面任何角度我都会坚持做我自己,这是原则是立场是没有妥协余地和回旋空间的铁板一块。而老杜则不然,做生意嘛,弹性是必需的,装个孙子有时也是免不了的,但老杜非常尊重我的个性,这是让我心生敬意和感激的一个要点。我写的东西,哪怕是短短数百字的一篇信息类小文,也是从不允许别人碰的。加上我的观点一向鲜明甚至尖锐,有时难免得罪广告客户,时常听到有人吐槽——我们花那么多钱做广告,你邵青写我们的产品还吹毛求疵这不好那不好的?

但凡遇到如此这般的情况,这么多年来老杜从未抱怨过我一句,相反,他总说,你该怎么写就怎么写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车行那边我来摆平!我这人对钱未必很在意,但对信任和尊重极度看重,这也是我能够和老杜合作十余年的基础。所以,兄弟在此也要道一声谢。

老杜脾气很好,或许是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久而久之,有脾气也变了没脾气。其实这都不重要,表象性的东西,就好像车子的外观内饰各种配备,都是过眼烟云。一如我车评所述,一辆车的好坏并非决定与此,而在于操控、底盘、悬挂、车体强度、整车一体性以及它们共同作用最终呈献给你我无形但又具象的驾驶体验,这才是一部新车的真正价值所在。人也是一样的道理,时间长了,你便会体会到精神层面那些含金量带给彼此的力量和享受。而老杜,在我眼里便是一个平和泰然、大智若愚的儒商。

(Richard编后话:多谢邵主编在本文中给我过多的美容修饰,我都认不出来我自己了,大家不要太认真啊,我其实自认为就是一个没事爱到处发小广告的伪文人假骚客而已,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