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在澳洲驰骋了164年之后,霍顿之后再无霍顿
分享到:

尽管澳大利亚人出钱、出力、出地、但是还是没能保住国民汽车品牌,霍顿(Holden)。

在最近的一份申明中,霍顿所有方美国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以下简称:通用)宣布,2021年前将逐步停止“霍顿”品牌汽车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销售、设计等业务。

换句话说,在驰骋了164年之后,霍顿之后再无霍顿。

消息传出后,澳大利亚总理大为光火,表示对这一决定“非常失望”。

不少霍顿忠粉则表示:“霍顿就像袋鼠和考拉一样,没有霍顿就不是澳大利亚。”

然后,从经济和市场的角度而言,霍顿的终结命运似乎早已注定。

得知通用汽车宣布退出澳大利亚市场的决定之后,澳大利亚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非常生气”。

他说:“我对通用极其失望。”

要知道,自通用收购霍顿以来,澳大利亚纳税人在其身上投入了近22亿澳币的资金(以补贴形式),还不包括批地、优先通道等各种优惠措施。

因此,当通用汽车说不干就不干的时候,莫里森的生气是有理由的。

在发言中,莫里森说道:“我很愤怒。澳大利亚纳税人给这家公司投入了22亿,他们就这样让这家公司不断萎缩,现在他们又想直接抛弃它。”

澳大利亚总理新闻发言人表示,通用并未提前与政府沟通。

总理是在通用正式发布新闻稿的前三分钟收到了邮件通知,总理政策顾问则在官宣前十五分钟才得到了通知。

对于许多澳大利亚家庭来说,霍顿这个标志不仅仅是汽车。它还是澳大利亚的家庭、文化、体育生活的一部分。

1948年,霍顿第一批在澳大利亚自主生产的汽车和发动机出厂。

当第一辆霍顿轿车出厂时,时任澳大利亚总理本·奇弗利盛赞“她是一个美人。”

对于很多澳大利亚本地人来说,霍顿那是铭刻在骨子里的热爱,托尼·杜塞特(Tony Dowsett)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

托尼今年70岁了,身上布满了纹身,但是纹的都是他最喜欢的汽车品牌霍顿。

墨尔本技师Gary McKay从小就一直是霍顿的忠实粉丝。这位57岁的老人说:“就像那时的每个孩子一样,你选的是父亲开的汽车品牌。”

McKay先生拥有四辆霍顿:一辆VN Commodore、一辆VE Clubsport Commodore和两辆Torana。

他至今还留着自己最喜欢的第一辆车,那是他18岁时以2500澳元的价格购买的1973年LJ Torana XU1。今天这个系列的车最高售价为16万澳元。

为了保留本国的汽车制造业,澳大利亚纳税人付出巨大。

仅在过去十年中,行业补贴就高达五十多亿元。

据生产力委员会估计,在过去30年中澳大利亚纳税人花费了大约200亿澳元补贴汽车工业,这些钱足以直接收购一些世界知名汽车公司。

然而,这终究是一个无法持续的游戏。

过去十年来,由于进口关税低或零进口关税,澳大利亚市场上充斥着比本地车型便宜得多的进口汽车,进口汽车要么更便宜,要么配置更高,或两者兼而有之。

进口车涌入澳大利亚市场,给了澳大利亚汽车买家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多的选择。

除了中国以外,澳大利亚消费者的选择比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都多。澳大利亚有64个汽车品牌,美国有38个,英国有42个。

进口汽车蚕食了大块的市场份额,本土汽车制造商的生存变得难以为继。

在阿德莱德郊外的伊丽莎白,霍顿装配线会将Commodore车型生产到10月20日。2016年10月霍顿出厂了最后一批克鲁兹小型汽车Falcon,此后就走上了减产之路。

与澳大利亚相比,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成本便宜得多,仅这一点就有足够的杀伤力。

例如,泰国的最低工资相当于每小时不到2澳元,再算上汇率,澳大利亚本土汽车制造商的成本劣势就更明显。

现在泰国成为澳大利亚汽车市场的第二大原产国,仅次于日本,领先于韩国。

批评人士说,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唯一制造汽车、却没有对本土汽车制造业提供某种形式保护的国家。

这就是澳大利亚汽车制造业为何长期以来需要政府补贴。

在后关税时代,为了将外国汽车厂商留在澳大利亚,纳税人只有不停地掏钱对他们进行补贴。

为什么通用汽车拿了政府的好处还不干实事?

事实上,通用汽车一直是盈利的,但是仅限于美国国内。财报显示,通用汽车在2019年实现收入高达89亿美元。

但是,如果细分来看,通用汽车国际业务“没法看”。尤其是去年中美两国爆发贸易冲突以来,通用汽车海外市场的损失进一步扩大。

过去一年,全球汽车行业一直处于动荡当中。

根据国际汽车制造商组织(IOMV)的数据显示,伴随中国市场需求的锐减,2019年汽车销量下降了约310万辆,为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跌幅。

在中国,信贷增长乏力、二手车销量上升和新排放标准压低了中国的新车销量,全年下滑超过10%。

在美国,随着汽车市场的降温,通用汽车,福特汽车和本田汽车都削减了产量。

同样,巴西、俄罗斯、印度和西欧的销量也在下降。

在澳大利亚国内,汽车销量多年来一直处于倒退状态。

今年1月份,汽车销售总量较上年同期下降了12.5%。尽管今年的林火是意外影响因素,但是上年的1月也出现过大跌。

对于澳大利亚汽车业来说,过去一年同样是异常残酷的一年。

市场领先者丰田汽车的销量也下滑了5.2%。

受过度负债家庭推迟换车影响,霍顿销量大幅下降了28.9%。

销量下降只是霍顿品牌消失的一个信号,通用在海外市场的战略调整则早就注定了霍顿的结束。

十年前,通用就开始了逐步撤回海外市场的战略。

例如,2010年,通用卖掉了瑞典小众运营商SAAB,两年前,它还是把英国品牌沃克斯豪尔(Vauxhall)和欧宝(Opel)出售给了法国集团PSA。

2017年,通用汽车宣布退出南非市场,然后在去年12月,通用汽车宣布退出印度市场。

随及在本周,通用汽车宣布了退出澳新市场的决定。

在发布的一份声明中,通用汽车国际业务高级副总裁朱利安•布利塞特(Julian Blissett)表示,集团为挽救这个举足轻重的品牌付出了很多努力,但找不到长期有效的解决方案。

他说:“霍顿拥有160多年的骄人历史,不仅制造汽车,而且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工业化和发展的强大动力。但是,公司长期的努力仍无法实现该品牌的盈利。”

品牌结束后效应,尽管在声明中,通用并没有说明上述举措将影响多少工作岗位,但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多至600人将因此失业。

加上相关产业,数千个岗位将受到影响。

研究报告指出,三分之一的被解雇的蓝领工人有可能成为长期失业人员,他们往往需要大量再培训才能在其他行业找到工作。

当然,如果不考虑由此造成的社会经济成本,光从消费者所最关心的终端产品价格而言,影响很小。

霍顿的退出并不会导致新车价格的突然上涨。澳大利亚是世界上竞争力最强的汽车市场,价格低廉。这也是本土汽车厂关闭的关键原因之一。

但是,对于很多澳大利亚人而言,没了霍顿,留下一个令人遗憾而难以填补的市场空白。

正如前文所言,感觉没有霍顿就像没有袋鼠和考拉。